麻将血流成河下载:英雄传说2英雄传说2屠龙战记

100

身陷險境的王子幸得反抗軍戰士藍鷹的營救來到庫魯村,在村莊王子通過牧師見到反抗軍的首領亞隆──拉依亞教師的兄弟,面對亞克丹斯的暴行人們已紛紛起來反抗,而這裡是反抗軍的基地,現在他們希望王子帶領他們重建正義和自由。在村莊中王子碰到洛,當王子等級達到六時他會要求加入到了王子的行列,看這人遊手好閒,但又似乎身懷絕技。

這些日子王子每天都嚴格鍛鍊自己,以期望獲得戰勝亞克丹斯的力量。經過一番鍛鍊後王子接受了去貝爾蓋礦山接收傷員的任務,在到達礦山找到彼德之後,聽說這裡駐紮的軍隊殘暴橫行,王子便拜訪了駐紮礦山的軍隊司令,一場惡戰後王子解放了礦山的勞工,他們一起到達庫魯村準備起義,而一名神祕的青年蓋依要求加入王子的隊伍。

此時反抗的烈火已經熊熊點燃,第二天王子聚集隊伍表明自己的理想,他帶領起義隊伍攻入城堡,頓時一場惡戰展開,雙方都有一定的傷亡,王子爲了儘快結束戰鬥便進入王宮尋找到亞克丹斯時,軍隊的司令爲保護亞克丹斯而帶士兵阻擋王子,當王子將他們料理了後亞克丹斯坐船逃走了。王子發誓不將仇人手刃絕不繼承王位,了解王子心意的母后將奇魯莫亞之淚寶石交給王子。

3. 沉默的咒文

全是渡劫後期的存在麼?靈界雖面積廣博,但真能夠修煉到這個境界的也不多。雨嵐商盟好大的手筆,林軒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而這時候,周圍修士的議論嗡嗡的傳入耳里:「我沒看錯吧,太真七修親至。」「這小傢伙真是好大的面子。」「嘿,什麼好大的面子,你這話,也太尖酸刻薄了些,太真七修,在雨嵐商盟,也擁有莫大權勢。

爲了報父仇和尋找事實的真相,王子拜別母后和朋友們來到奈利港尋找船隻發現船隻損壞了,得稍作等待。在旅館休息一晚後王子發現身上少了些錢,發生這樣不愉快的事王子心中自然有些不高興。在港口發現損壞的船隻已修理好,於是英雄們乘船來到隆多港。

隆多港也正在遭受到怪物的襲擊,在旅館知道旅館主人的女兒即將被送往流血的洞窟做祭祀給怪物的祭品,王子和蓋依聽說世間有這樣的不平事後馬上趕去洞窟讓怪物卡魯哥自己祭祀自己吧。然而當第二天王子身上的錢財再次少了時,洛懷疑蓋依而說了些不好聽的話,蓋依一怒之下離開了衆人。

看著吳小瑞一臉震驚的模樣,洛天依一時間有些心軟了,也有些後悔自己將這件事情給說出來了,明明今天早上吳老爺子已經千叮嚀萬囑咐過自己,千萬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吳小瑞。可是她就是忍不住將這件事情給說了出來,就是想要借著這件事情好讓吳小瑞自己好好反省反省,也只有這樣,他以後才會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以後也不會再做出讓他們擔心的事情了。

路過歐雷亞的家中王子學習了不少法術。在南方的拉魯堡壘擊敗怪物後進入堡壘,知道沉默是金的咒文在北方的古恩塔中。稍做休息後衆人一起來到馬斯昆城英雄傳說2,知道這裡的人民正在受苦,但古恩塔的鑰匙丟失了。當王子來到因想擺脫妖怪控制而戰鬥的黎賽爾城時被拒絕入城,於是王子再次來到拉魯堡壘,此時馬斯昆城因爲妖怪攻擊而派人前來求援,王子連忙趕去,不料擊敗敵人後在鎮長家碰到擁有強大魔法的亞克丹斯,王子被擊倒,但一個神祕人救下王子送到拉魯堡壘。

爲了對付亞克丹斯的魔法,王子在堡壘中尋找道具店主人打造古恩塔的鑰匙,主人給王子一些粘土讓王子去塔那裡取鑰匙模,王子帶粘土來到古恩塔用粘土取得鑰匙模,回到堡壘讓道具店主人幫忙製作一把鑰匙,主人說需要一晚的時間。這時王子休息一晚後發現身上的奇魯莫亞之星寶石不見了。王子知道出事了,連忙趕去道具店英雄傳說2,主人說洛取走了鑰匙。王子來到古恩塔,沉默是金的咒文被破壞,幸好這時蓋依帶著咒文的碎片出現,他就是一直暗中救護著王子的神祕人,而洛才是賊,將碎片放到石碑中,王子獲得了沉默是金的咒文。

在馬斯昆鎮的鎮長家,王子搶先使用咒文擊敗亞克丹斯,但又被他逃走。在拉魯堡壘和鎮長一起回到鎮上,王子在鎮長的家的桌子上發現祕道,地下室找到被亞克丹斯毒打後的洛,聽到他可憐地說著自己的理由,唉,寬恕總是英雄的美德,但寶石已落在亞克丹斯手中。和馬斯昆城主交談後,他建議王子去試煉洞窟尋找些武器,隨後他請王子去黎賽爾城看望他兄弟,但王子在那裡發現有古怪,回來後城主讓王子再去看看那是否是他的兄弟並說出他兄弟的特徵。果然那兄弟是假的,在地下室找到國王,他建議王子找賢者解開城中有不能進入的房間的謎,答案原來是磁鐵的緣故,王子得到答案後解除兵器進入那間房間並擊敗怪物的首領黑魯尼,但亞克丹斯的腳實在太快,又給他逃走了。

4. 國王的證據

人民因爲英雄的解救而快速地爲英雄們造好了前進的船隻,國王看來藍鷹說好象十分面熟,但藍鷹卻並沒有見過國王,難度國王認錯人了?蘇妮亞在港口表明自己想加入王子的隊伍,不過她是個女人──,不過王子還是答應了。

「末將領命!」見靳商鈺沒有別的什麼安排,那慕容飛虎也是雙手抱拳,以示尊敬。就這樣,爲了回到帝都,處理一些事物,靳商鈺也是沒有再做耽擱,一個人輕身而出,除了一匹高頭戰馬,幾乎沒帶任何東西。不過,看著靳商鈺的離開,那逢洛雲到是有些心中不穩,畢竟靳商鈺臨行前的話太有深意了。

衆人在前往尤頓港的途中遇到海盜,並且被請到了海盜島,幸好蓋依和海盜首領是朋友,海盜頭子告訴王子尤頓港被怪物占領,並介紹一種非常奇怪的魚給王子認識──一種喜歡吃發亮東西的魚。首領等英雄們吃飽喝足玩夠後送他們在思埃魯村上岸。

思埃魯村的村民抱怨國王的苛捐雜稅令百姓失去了船隻,哪個叫做什麼傑斯頓的伯爵尤其不是東西。在阿姆達村藍鷹見到自己的哥哥佛拉特──拋棄人民而逃跑的國王,而且知道蘇妮亞的真實身份居然是公主。藍鷹責罵國王的懦弱後國王請求王子打敗怪物拯救國家,但國王居然請求王子和藍鷹來消滅怪物。

在尤頓港,藍鷹的朋友告訴他們只有芭芭拉能夠化解危機,她不但法力高超而且是龍之祭的主祭,找到芭芭拉後才知道這世界是由女神芙雷依雅創造,她的僕人約書亞負責在聖域將神力傳送給人類,現在怪物正聚集在聖域吸取力量,所以得有人進入聖域讓約書亞停止傳送力量。現在的問題是她的龍之淚被伯爵搶走當稅金了,而龍之淚是進入聖域的通行工具。

在那修鎮王子等人找到伯爵和藍鷹的另一哥哥傑魯曼,他聽說伯爵的暴行後憤怒地讓伯爵歸還東西給人民。當王子等人回到芭芭拉那裡,她已取回了龍之淚,衆人保護她來到聖域,她在龍蛋內祈禱後怪物逃離聖域,而她也表明自己已將冤枉傳送給約書亞了。

轉起來。「當」的一聲!如同雷龍的鑽頭與一人大的叉子交相撞擊,兩者力量交擊的震動引起時空的短暫扭曲。「咳!」與饕餮可愛面容上的瘋狂不同,冷汗從衣玖額頭冒出,那表情顯得格外吃力,仿佛饕餮再施加一點力量就會崩潰般。雖然叉子被擋了下來,可惜饕餮的武器不止一把叉子,饕餮已擡起了另一隻手的等身大餐刀。在千鈞一髮。

衆人來到阿姆達村尋找國王,誰知國王被怪物捉走,他們要藍鷹用奇魯莫亞之星來交換,但進入皇室陵墓取寶石的鑰匙被盜走──莫非是海盜波亞特的傑作?蓋依找海盜首領波亞特,他說自己將鑰匙到尤頓港附近的海中,藍鷹擔心自己兄長的安危差點和波亞特打起來。

無奈下在尤頓港看看有沒有線索,忽然發現一漁民捕獲的魚肚子中有鑰匙,但漁民要藍鷹證明鑰匙是皇家的才肯交出,那鑰匙上有顆價值連城的寶石──莫非這又是波亞特的傑作?藍鷹找海盜首領拿鑰匙上的寶石,但首領居然矢口否認,衆人自然也拿他毫無辦法,出來後在詢問一個被首領罵過的嘍嘍,嘍嘍自然口出怨言,蘇妮亞好言安危,嘍嘍說出波亞特最害怕他母親,一位曾經叱詫風雲的女海盜頭子。王子在阿姆達村的北部,找到米拉路達告之事情經過,米拉路達馬上怒火衝天地用天使翼飛到海盜島,衆人趕去後發現波拉特被他母親痛罵(毒打)了一頓,波亞特只有乖乖地交出寶石,有寶石漁民自然會馬上交出鑰匙,王子去陵墓拿到奇魯莫亞之星後便和怪物展開一場惡戰救出國王。